JJOSH

我是一个丁 来自老百姓

物理资料上的爱丽丝w

自己搞事就不打tag
瞎涂的小王子史哥和小王子戴斯
混更以示诚意hhh

【Smides】小王子

小王子史密提╳飞行员戴斯蒙德

脑洞突如其来,二检考完放飞自我,写得一点都不好。ooc巨多并且第一人称,暂时就这么点唉。写完重发删这篇,求捉虫QWQ









《小王子》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家里有许多旧版本的《圣经》,有着你能想象的巨大和厚重,为数不多的彩页印有教徒的戒律,某些插页绘有颜色沉暗的插图。

我的第一幅画,就是其中一页的临摹品,用哈尔和我的蜡笔凑在一起涂色,然后用一小截我能找到的最端庄的手编绳,穿起来挂在哈尔的床头。有一段时间每天晚祷前我们对着它无声感谢,然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那副画上写着“不可杀戮”,笔迹幼稚,字体却板板正正——那是一个告诫,在那之前我用一块坚硬的砖块狠狠敲打我兄弟的脑袋。我很后怕,虽然他没出一个星期就见好,并且第一时间就接受了我泪眼模糊抽抽噎噎的道歉。

我的父亲酗酒成性,他的暴力和喜怒无常使我一度害怕成为他那样的人。这事发生后,我躲在被窝里悄悄流泪,第二天起床眼睛依然红肿。我忧郁了很是一阵子,直到我的父亲忍受不了地把我推搡到我的房间,哈尔躺在床上,惊讶地看着我们,他就是在那时发现了那副画——

“愚蠢的、该死的你!你画那个干嘛?”他愤怒地咆哮,猛烈抬手的动作几乎戳到哈尔的鼻尖,但他的眼睛仍紧盯着我,嘴唇气得歪斜,仿佛下一秒我要是说不出合适的答案,他就会扑上来。

那种感觉令人绝望,我从来不知道我父亲的“正确答案”,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说:“我希望哈尔好过一点。”

他怒不可遏,出于一些我不能理解的原因。他把那副画撕扯成碎片,丢到我脸上,给了我一耳光。然后他跑下楼,沉重的脚步伴随可怕的吼叫,他在责怪我母亲把我生得如此柔弱,被《圣经》哄骗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小子。

从那之后,哈尔和我都没再画过画。

哈尔很快就释怀了这么一回事,而我一直为那副画愧疚不已,我想跟什么人随便说说这事,但听了开头,他们就会说:“得了吧戴斯蒙德,别说那么无趣的故事,我们讲点别的。”接下来是无休止的关于别的学校的姑娘们、表姐妹以及钓鱼杆之类的讨论和夸耀。

我放弃了画画。战争来临时,我去参军。我是个虔诚的教徒,我拒绝拿起武器,于是我被分配到运输机组。飞起来的感觉太好了,特别是夜晚,群星指路,你只需要操心仪器表。飞行使我暂时性地忽略了我的不快,当我落地时,那些愧疚又重回我心,我却不能和别人说。

我就这样一直弧独地活着,直到六年前在撒哈拉,因为一次飞机故障,我迫降在沙漠里。就在那儿,在一颗夜晚特别明亮的星星下,我遇见了小王子。

钢针想到一个事情

越看迪士尼霸霸那漂漂亮亮的魔法小玫瑰越熟悉……这,这跟小王子的那朵多像啊!!!玻璃罩啊啥的娇艳的玫瑰宝儿啊。

当年因为小王子去找玫瑰抛弃被驯化的狐狸和被驯化的飞行员老哥我还哭了嘞。

女巫:没想到吧ǒuó?

丁丁:……

妈呀突然想写xover。

安利这个小哥哥。u 。各位大佬,吃24D邪教吗?

ball ball你们看一看,他超可爱的!看看他的小肚子!看看他的细脚踝!看看他的小裙子!快搞他!

存档自用全是梗

看见的小可爱们不用点开,手机重装系统啥的把梗囤上来。





Smides>>


《十月的十四行诗》
诗人兼农场主╳乡村医生,社会我史哥,有房又有车。


《分度谎言》
战后的Des有一个名为Smitty的人格(致敬男神《孤独的精确度》)


《模范恋情》
拟兽化,狮子╳鹿


《论一个毒唯的自我修养》
红区史哥快来怼。




Crewt>>


《HTTYO》
驯龙高手au,维京少年纽特与蘑菇头龙的故事


《谁来修修我的笔记本电脑》
误打误撞的大佬的爱情


《乡村罗曼史》
……如题。


《我羞涩的情人》
贵族诗人纽特╳贵族青年蘑菇




GGAD>>


《魔发王子》
长发公主au,偷心贼╳长发王子




亚梅>>


《Time,Time》
灵魂转世梗




24D>>


《拴狗链》
X-24可不是什么宝贝狼崽子,他只是一条需要被拴上的疯狗。




古龙(古迪子和大表哥拉郎)>>


《英国佬》
故园风雨后╳唐顿庄园的xover




双子纽(弗乔╳纽特)>>


《劫盗者地图的101种用法》
年龄操作的霍格日常。




德哈>>


《男孩与龙》
美女与野兽au类似,恶龙D╳整天放羊的炼金术士H




霜杯>>


《非典型恋情》
冰淇淋小哥霜(特工)╳马戏团杂工杯(义务探员)




锤基>>


《舅舅》
原神话背景身份,论yoyo的妙用……。




苏美>>


《伏特加》
就……撩来撩去的故事。




给葱开开太太写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mides】十月的十四行诗(18/3更新)

一句话梗概:史密提是一位不太合格的诗人,因为他的诗全部写给他的丈夫一人。


阅读警示:ooc有,私设如山,背景不可考,年龄操作有。通篇美国乡下日常。


是上次白情贺文的(半)补偿版,祝小天使们阅读愉快。//▽//。





所有诗句真实来源于美国乡村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




《到风雨中来做我的爱人》  上



路边野花太潮湿,蜜蜂也不采,
枉然度过艳丽的青春。
走过小山来吧,随我去远方,
到风雨中来做我的爱人。




Desmond Doss独自穿过那片森林,他感觉到潮湿和水汽,那是暮间林地独有的气味,伴随着土的混腥,各种动物的体味于叶与叶的间隙处纠缠。


这种气味绝对称不上好闻,它没有野花撩人的浓郁芬馨,也没有果实成熟的沁脾果香,对于经验丰富的赶路人,这种味道唯一的作用就是警示即将到来的又一场暴雨。


Desmond在变得柔软的泥土上奔跑,他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土地,泥泞的小路上留下了他下陷的脚印,不久那里会被雨水填充,微不足道的阳光都会让它绚丽而富有生气。


泥土潮湿而冰冷,它们侵袭Desmond的鞋袜、脚踝,偶尔在小腿附近有些粗糙的布料上留下斑斑点点的印记。脚下的倾塌感让Desmond如坠云端,他没有回头,林间的风托起他的衣摆,他微微透汗的后背被风温情擦拭,直到他的毛孔被薄薄的雾汽覆盖。他像任何一个奔跑的林间精灵一般矫健轻敏,也和它们一样热爱弥散的雾蒙蒙的空气。


Desmond熟练地翻过一道横挡去路的断木,森林中辨别方向永远非易事,Desmond选择在一排高大的杉树前向左转弯,接着在翻过一块巨石支抵的小丘后直直向前。


林间的风不再纵情于他,它们在高大的树干间踌躇,Desmond只能触及它们善变的面孔的一角。失去了眷顾,Desmond额前渗出汗水,大颗大颗晶莹地从发根溢出,像温热的舌缓慢舔过皮肤,再从光滑的额前滚落,有时浸没于泥土,有时打散在胸口,晕开一片深色水渍。


一棵有些歪斜的黄杨向右转,Desmond放慢了脚步。他小心翼翼地拨开迎春过于热烈的枝条,迈过绣球花偶尔暴露的根,土地渐渐坚实,Desmond歪着脑袋绕过最后一根张牙舞爪的尖利枝条,终于走到看样子是一条路的尽头的一块巨岩前。


那条小路看上去坑坑洼洼不太靠谱,它的尽头站着Desmond和那块有浅色斑点的石头,它的开端在属于“D&R”的邮箱下方一朵盛开的花朵旁,那是Desmond的家。


Smitty Ryker站在离他不远的一株矮小的女真前,他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的烟,看见Desmond时习惯性地挑眉,勾出几道抬头纹。Smitty穿着一双老旧的厚雨靴,左手还拎了一双——有甜蜜的粉色爱心花纹的,一件有点小的牛仔上衣包裹他挺有料的身材,他还套着他那件紧身的工字背心。他像个英国人一样把长柄伞和一件丑兮兮的粉红外套挂在手肘处,不幸的是他的肌肉对于那个细弱的手把来说太过了,Desmond不由担心也许下一秒,那些惊醒的青筋就会撑裂那个不怎么结实的伞柄,然后他们中的一个……哦,不,他们全都得淋着回家了。Smitty只带了一把伞。


Desmond调整了一下肩上的带子,那些装在用了有些日子的布包里的金属器具叮当作响,他走到Smitty身边,接过那双别有情调的雨靴,轮到那件亮粉色外套时他冲Smitty翻了个白眼。Smitty自然地把他的包捞过,不那么正经地直接套在脖子上,他把挂着雨伞的那只胳膊伸向Desmond,后者借以平衡自己,他看着Desmond飞快地换好雨靴,再把换下的鞋子提跟拎起。


Desmond用鞋跟磕了磕地面,然后尝试性地放开Smitty来回走了几步。


“不赖,”Desmond满意地点点头,他打量着那些蝴蝶结和小爱心,还有颜色靓丽的薄外套上的亮片,揶揄地说,“不错的眼光Smi——多么有男子汉气概。”


“是吗——”Smitty退后一步,假装欣赏地眯起眼,“你让我想起了家里那些受旱的玉米——你瘦得就像个玉米杆。说实在,我一直想让你胖一点。”


Desmond为他的想法微笑,没有指出它几乎为零的操作性,鉴于他自己是个素食主义者并且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健康的胃。他环上Smitty的脖子,后者顺从地垂下头,让他把包重新挎回身上。


“赶在下雨前到家?”Desmond说。Smitty点点头,把那根没点的烟胡乱塞进上衣口袋里。


他们并肩离开。



雨最终还是在他们到家之前下下来。


整个弗吉尼亚都要为之颤抖了,像受尽委屈般地嚎啕大哭,不一会儿Desmond脚边的水就聚集成一条纤细的溪,顺着他们走的那条路流向森林。


那之前的一分钟里Desmond听到沉闷的雷声,他有点不安地把他的包往怀里揣了揣,Smitty在他身边沉默地走,看见他的举动撇撇嘴角,把他的烟小心翼翼地塞在更深一点的地方。雨就在那一秒承受不住一样哗啦啦涌下来。


Smitty和Desmond都有些狼狈,雨下得太突然,Smitty还没来得及把伞从手上取下,倾盆大雨便把他们浇透了,Desmond的雨靴里灌进不少雨水,满是泥渍的裤脚湿嗒嗒地裹在腿上。那件丑得可怕的亮粉外套把雨水弹开,这让Desmond好过多了,他的宝贝们可一点没被淋着。


Smitty的情况就没那么好了,他可是完完全全的湿透了,但不得不承认那景象实在火辣。全身的肌肉曲线争先恐后地暴露出来,在半透明的衣衫下格外性感。Desmond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完美而诱惑的躯体,明亮的棕色眼睛从黑色的雨靴看到湿漉漉的头发,途中经过鼓鼓囊囊的某一处时作了短暂而暧昧的停留——无疑勾起了Desmond某些特定的回忆,让他脸蒸得通红,喘息不再沉稳。


Smitty手忙脚乱地撑开那把巨大的长柄伞,蓝眼睛迷蒙地、习惯性地看向Desmond一秒,确保他被护在伞下后就急急忙忙用空闲的手在口袋里翻找,当那根已经泡水的烟被掏出来时,Smitty发出一声懊恼的叹息。


雨水使Smitty的金发颜色更深轮廓也更加鲜明,短一点的根根在头上耸立,长一点的软趴趴地黏在额角,有一撮甚至贴在眼尾,勾住了他的细小皱纹。光影变得柔和,雨帘给Smitty作幕布,那双海蓝色的眼睛仿佛是雨幕中颜色最深模样最美的两滴。


Desmond不出声地微笑,他拢了拢胸口的衣服,有那么几滴雨水顺着伞沿滴入他的衣领,还有几滴因为Smitty晃动的胳膊被甩到他的脸上,但他全然不在意。他的丈夫此刻为一根烟难过得就像下一秒将哭泣,这可跟他发达的肌肉一点儿不相干——垂头丧气的、湿透了的Smitty就像一只委屈的金毛犬,健壮的身躯除了为没止的活蹦乱跳做保障,还结结实实埋藏住一颗有点懵懂和柔软的心。


“你还好吗,Smi?”Desmond明知故问,上扬的尾音出卖了他此刻的愉悦。


“不太好。”Smitty继续为他的烟哀悼,分神看了Desmond一秒,又瘪瘪嘴把烟塞回去,“喔……旧时不重来是不是。走吧,一会儿该下得更大了。”


Smitty的手搭上Desmond的肩,不能说完全没有保护意味,但是Smitty把它控制在“看上去就像是好哥们儿”的最大限度里,天知道第一次他像搂个姑娘一样搂着Desmond时对方有多久不理他。


Smitty把伞靠向Desmond那一边,顺便偷偷侧过脸看着他。Desmond并非典型意义上的漂亮男人,但是Smitty觉得他很美。不是娘娘腔那种,或者是性别模糊的精致脸蛋,Desmond有一张男孩的脸,尽管他年满三十并且眼角有深深的鱼尾纹——得了吧,Smitty认为连他的鱼尾纹都是美好的。


Smitty想起他和Desmond的初遇,那会儿他俩都要年轻许多。Desmond在林间奔跑,仅仅那么一点叶丛之间的阳光都散落在他身上。他一定是恍惚着看见了他的真面目——那些阳光是他可爱的光环,同样是他圣洁的羽翼,他就像天使,他就是天使。


他看着他越来越近,然后慌张地停在他身边,从那个有点破旧但干净整洁的小包里掏出各式各样的急救工具。年轻的男孩看上去急坏了,他垂下天鹅般细长优雅的脖子,两道浓眉皱在一起,细小的惊呼从饱满的唇间吐露。那男孩动作飞快地消毒了双手,然后对着他腹部深深的伤口折腾起来。


Smitty认为自己是英雄,他习惯于胜利带来的荣耀和虚荣,除此之外他不懂任何东西,然而当他垂死地躺在树林间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他需要美,他隐隐约约意识到那就是爱情。哦,天呐,谁会想到这样罗曼蒂克的一见钟情会发生在他身上?看在上帝的份儿上,那还是个该死的年轻的男孩。


于是他有些挫败又或者心情舒畅地低声笑,笑声引来腹部的颤动让男孩惊呼不已,他可能头一回遇上这样的病患,Smitty觉得他都快哭了。


“男孩……”他听见他的声音这样虚弱地说。那可爱的小人儿猛地抬起头,于是Smitty得以看见他满是焦灼的漂亮眼睛,它们像星辰像河流,像他曾经抚摸过的坚实的土地,像是鹿王最柔软的鹿茸,多么温柔的褐色,它们望着他。


Smitty怔愣一秒,慌神间男孩靠近他,却因为猛然一滑把那双美丽的眼睛递送至Smitty触手可及的狩猎范围,Smitty是一位优秀的猎人,时机已至他毫不犹豫——他觉得他疯了,他吻上男孩的眼角,在那一小块光洁的皮肤上磨蹭着说:“别为我哭……安全起见……”


赶上来的村民看到的就是这一刻,血泊中的Smitty无限眷恋地亲吻着医者的眼角,那之中甚至还有他以前追过的姑娘。不过那些都不要紧了。





—tbc—





悄咪咪为即将到来的好方好方的二检攒人品QWQ

【Smides】十月的十四行诗(大概一试……)

白情快乐!!!!虽然又晚了……
特短小一发,短小到不知所措……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系列,想给梅菜搞事结果搞不出来事只能发日常了(还没写完(你)QWQ梅菜是天使超爱她!
假装文艺并且只有1500+,这属于片段导读QWQ明天有时间再肝完吧唉……



史哥是乡村(种田)诗人,军医是乡村(赤脚)医生,ooc和私设一堆,背景描述啥的都不可考,题目没啥大意义,并且并不是真的十四行诗……哭泣.jpg
所有诗句真实来源于美国乡村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





《十月的十四行诗》



路边野花太潮湿,蜜蜂也不采,
枉然度过艳丽的青春。
走过小山来吧,随我去远方,
到风雨中来做我的爱人。




Desmond Doss独自穿过那片森林,他感觉到潮湿和水汽,那是暮间林地独有的气味,伴随着土的混腥,各种动物的体味于叶与叶的间隙处纠缠。



这种气味绝对称不上好闻,它没有野花撩人的浓郁芬馨,也没有果实成熟的沁脾果香,对于经验丰富的赶路人,这种味道唯一的作用就是警示即将到来的又一场暴雨。



Desmond在变得柔软的泥土上奔跑,他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土地,泥泞的小路上留下了他下陷的脚印,不久那里会被雨水填充,微不足道的阳光都会让它绚丽而富有生气。



泥土潮湿而冰冷,它们侵袭Desmond的鞋袜、脚踝,尔在小腿附近有些粗糙的布料上留下斑斑点点的印记。脚下的倾塌感让Desmond如坠云端,他没有回头,林间的风托起他的衣摆,他微微透汗的后背被风温情擦拭,直到他的毛孔被薄薄的雾汽覆盖。他像任何一个奔跑的林间精灵一般矫健轻敏,也和它们一样热爱弥散的雾蒙蒙的空气。



Desmond熟练地翻过一道横挡去路的断木,森林中辨别方向永远非易事,Desmond选择在一排高大的杉树前向左转弯,接着在翻过一块巨石支抵的小丘后直直向前。



林间的风不再纵情于他,它们在高大的树干间踌躇,Desmond只能触及它们善变的面孔的一角。失去了眷顾,Desmond额前渗出汗水,大颗大颗晶莹地从发根溢出,像温热的舌缓慢舔过皮肤,再从光滑的额前滚落,有时浸没于泥土,有时打散在胸口,晕开一片深色水渍。



一棵有些歪斜的黄杨向右转,Desmond放慢了脚步。他小心翼翼地拨开迎春过于热烈的枝条,迈过绣球花偶尔暴露的根,土地渐渐坚实,Desmond歪着脑袋绕过最后一根张牙舞爪的尖利枝条,终于走到看样子是一条路的尽头的一块巨岩前。



那条小路看上去坑坑洼洼不太靠谱,它的尽头站着Desmond和那块有浅色斑点的石头,它的开端在属于“D&R”的邮箱下方一朵盛开的花朵旁,那是Desmond的家。



Smitty Ryker站在离他不远的一株矮小的女真前,他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的烟,看见Desmond时习惯性地挑眉,勾出几道抬头纹。Smitty穿着一双老旧的厚雨靴,左手还拎了一双——有甜蜜的粉色爱心花纹的,一件有点小的牛仔上衣包裹他挺有料的身材,他还套着他那件紧身的工字背心。他像个英国人一样把长柄伞和一件丑兮兮的粉红外套挂在手肘处,不幸的是他的肌肉对于那个细弱的手把来说太过了,Desmond不由担心也许下一秒,那些惊醒的青筋就会撑裂那个不怎么结实的伞柄,然后他们中的一个……哦,不,他们全都得淋着回家了。Smitty只带了一把伞。



Desmond调整了一下肩上的带子,那些装在用了有些日子的布包里的金属器具叮当作响,他走到Smitty身边,接过那双别有情调的雨靴,轮到那件亮粉色外套时他冲Smitty翻了个白眼。Smitty自然地把他的包捞过,不那么正经地直接套在脖子上,他把挂着雨伞的那只胳膊伸向Desmond,后者借以平衡自己,他看着Desmond飞快地换好雨靴,再把换下的鞋子提跟拎起。



Desmond用鞋跟磕了磕地面,然后尝试性地放开Smitty来回走了几步。



“不赖,”Desmond满意地点点头,他打量着那些蝴蝶结和小爱心,还有颜色靓丽的薄外套上的亮片,揶揄地说,“不错的眼光Smi——多么有男子汉气概。”



“是吗——”Smitty退后一步,假装欣赏地眯起眼,“你让我想起了家里那些受旱的玉米——你瘦得就像个玉米杆。说实在,我一直想让你胖一点。”



Desmond为他的想法微笑,没有指出它几乎为零的操作性,鉴于他自己是个素食主义者并且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健康的胃。他环上Smitty的脖子,后者顺从地垂下头,让他把包重新挎回身上。



“赶在下雨前到家?”Desmond说。Smitty点点头,把那根没点的烟胡乱塞进上衣口袋里。



他们并肩离开。





—tbc—
……受旱的玉米,会发红……




今天白情放飞自我……
P1P2只是掩饰,掩饰。



依旧是给 @漩歌 太太画的【大】红帽。__,。太太要是掉粉了一定是我的锅QVQ……
@梅菜扣肉 梅菜并不是你想看的大灰狼我不会画呜呜呜……我我我……



我是假的,整个人都是,请你们不要打我。

瞎几把画的Des小红帽wwww 给敲可爱的 @漩歌 太太wwww希望太太不嫌弃丑的我都不想看QWQ太太我爱你!

P1是私心想看穿背带裤的成年小红帽

P2是穿小裙子的幼年小红帽蛤蛤蛤


我是假画手呜呜呜